关于我们 ABOUT US
公司简介
企业资质
产品介绍
项目介绍
预报中心
数据共享
 

电话:0316-2110643/029-87862519

 

手机:15803161456/13832633983

 

联系人:王经理

 

地 址:河北省廊坊市银河路

 
当前位置 --- 浅谈21世纪两个并存的科学体系
浅谈21世纪两个并存的科学体系
发布时间:2014-5-29 阅读:53

在《中国——自主创新还能再等十年吗?》一篇文章中,笔者曾谈到两种科学体系,其一是现有的三维科学体系(简称三维科学),该体系是建立在组成物质世界的基本单元是三维点状“粒子”层面上;其二是笔者提出的 论科学(简称一维科学)体系——也就是后来西方所说的“弦论”。该科学体系是建立在组成物质世界的基本单元是一维“曲线”层面上;两种科学体系的基本柱石不同,其创新的成果水平也不同。在三维科学体系内,创新的研究成果是一个渐变过程,在重大科研课题面前束手无策;在一维科学体系内,创新的研究成果是一个突变过程,在重大科研课题面前很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
   

“科学”虽然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时常提及,但什么是科学?则因个人理解不同,解释也多有不同。笔者认为,就我国汉字造字寓意而言,所谓“科”,是指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讲的是事件的因果关系;“学”(繁体字)字,从字形而言,是告诉人们如何了解“生”人的全过程;评价某事件是否“科学”,简而言之,就是探索该事件成立具有因果关系的边界条件及其全过程是否在其后能够反复再现,如果能做到反复再现,则称该事件为“科学”,否则就成为“不科学”。这是以前的认识。在这里对       “科学”原有的内涵只是强调了必须能够反复再现这样一个限制条件。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逐渐认识到,仅仅能过做到反复再现还不够,还必须在加上这个时间再现的结果是否不利于人类生存和发展,如果不利于人类生存和发展,该事件是不科学或反科学的,如果有利于人类生存和发展,则该事件是科学的。如核武器的制造,从原来的科学涵义讲,这个事件是科学的,但不能普及再现,因为普及再现,就可能导致人类毁灭,所以现在联合国要对其加以限制。
      

三维科学是建立在西方近代“唯相”基础上的实验科学。何为相?相即某一客观事物的表象,有如人眼看到的树木。它注重的是外在因素,强调的必须要亲历亲为。所以进行科学研究时,其思维方式是正向思维,通常是由宏观而微观,由外而内,以眼见为实决定取舍;对某事件的研究,通过使用现有的科学技术手段,提出多种研究途径、面面俱到,先走实验室小试,在归纳中取得成功,再进行中试,中试再成功,最后进行工业性试验直到试验成功这样一个模式。
    

一维科学是建立在东方“唯识”基础上的实验科学。何为识?识从汉字的繁体字——言-音-戈——看,要靠自己对这一事件在大脑中的领悟程度来定,非简单地用言语所能表达清楚。为什么呢?因为他对某事件能否成立的思维模式是从组成物质世界的基本单元开始研究,由微观到宏观,由里到外这样一条路径走下去,在大脑中所进行的这种反复试验,不是靠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来完成,而且绝大多数情况下,用三维科学技术手段无法完成。经过严密的逻辑推理,最后得出由内而外只有一条路径可达该事件的预期目标。因此该种科学体系,它注重的不是外在因素,强调的是内在思维试验,所以当其试验成功之时,直接进入工业性试验,有时稍作修正,研究成果即可出现这样一个模式。其思维方式是逆向思维,通常是由内而外、由微观而宏观这样一个模式。
     

以研究临震预报为例,来说明两种科学体系中的两种思维方法、两种研究路线、两种对地震能否预报的不同研究成果。
     

目前我国地震预报的水平居世界领先地位,在中国地震局内部,大概分为主流派和非主流派,以最近瞭望周刊(2010  012)刊登的地震能否预报为例,大多介绍的是非主流派,现摘录如下:
不眠的前夜——原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钱复业、赵玉林利用PS-100(HRT波仪)记录到了汶川大地震的前兆,有关该仪器的机理是——“HRT波的技术原理,简单地说是‘老太太敲碗’。”钱复业说,短时间没法搞明白地震的机理,但可以把它看成黑箱系统。
  “熊猫事件”——“我(中国地震局研究员耿庆国)是从2005年5月开始,用了整整3年紧盯四川阿坝州的,那里有可能发生7.5级以上地震。我依据的是我本人提出的旱震方法。”
紫坪铺烈度疑云——2003年4月,李有才将《质疑四川岷江上游紫坪铺水库枢纽工程基本烈度几个问题》一文及有关材料,通过成都市邮电局玉林分局向国务院寄送。
潘正权:“在黑屋子里摸门”——原德阳市防震减灾局主任科员潘正权。2008年4月16日,潘正权以德阳市防震减灾局2008年18号红头文件形式报送这一宏观异常,文件同时送达中共德阳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等30个单位,并抄送四川省地震局。
“地震预报不会不搞,因为人民需要”—— 汪成民:到过汶川就有体会了。我们年纪大了,按理说安度晚年,逛逛公园完全可以。可是有几件事情放不下。
  

对我来说,周总理非常亲切严肃地面对面谈话,交待工作,到今天我都不能忘怀。邢台地震现场,总理嘱托中国第一代地震预报工作者,“希望在你们这一代能解决地震预报问题”。
“震前,确实有不同的意见”——四川省地震局研究员、《四川地震》主编,韩渭滨长期从事地震学及地震预报研究,被誉为川中地震学界的“领军人物”。
  

2008年5月12日下午,在北京十三陵地震台的一间平房里,韩渭滨并未有震感,但很快,他从内部人员那里知道了震级、震中。
  

韩渭滨想起了一件事,“我们局里有一个李有才(是有预测意见的)。”
该期刊中最后一段文字——“何永年:好像不是这一代人能解决的。对地球不太了解,地球半径六千多公里,人类只钻到12公里。地震复发周期长,地球历史46亿年,有较长历史记载的中国只有上下五千年。”与主流派的——地震预报……需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观点基本相同。
   

在地震系统,对地震预报大概持有如下4种观点:一是讲地球的不可入性;二是研究方法走的是西方唯相科学研究之路(实验室小试——中试——工业性试验),至今拿不出可操作性、行之有效的研究成果;三是讲地震形成机理搞不清;四是世界上科学技术最发达的西方都搞不出来,有畏难情绪。
因此才导致现代科学体系对“地震预报这一世界难题”经过几十年的研究之后,得出如此结论和研究现状。
一维科学则不然,1990年笔者“闭门造车”,3月16日仪器开始监测,4月26日青
海共和地震发生前14天,仪器就监测到明显的临震信息。经当时中国地震局修纪纲处长推荐,参加了1990年6月上旬在无锡召开的地震预报新技术、新方法交流会,会议代表听闻该仪器监测效果和智能化数字记录后,都感到非常惊讶。1992年MDCB—1型地震前兆监测仪通过了由陕西省地震局组织的地震系统专家鉴定。1993年3月上旬研制出MDCB-2型侯风地震仪,3月下旬填写预报卡片,预报最近几天国内3个方向将发生5级左右地震,4天后都得到验证。人民日报海外版、新华社、中国日报英文版都做了报道。之后该仪器型号由MDCB—2型发展到现在的六型。1997年、2002年两次在全国MDCB法预报地震协作组年会上,公开教学进行培训、现场做最近几天国内哪些地方将发生破坏性地震,1997年4月6日预报的地震当天得到验证,2002年7月10日预报的日本东京和台湾两个地区的地震在7月13日都得到全部验证。2003年9月底创建MDCB查震报震法,每周三由三名工作人员做出下一周内国内外哪些地区将要发生4.5级以上的地震。每次该意见发给中国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有关省市地震局,MDCB法协作组成员单位和国、内外一些地震研究者。至今在7年期间已经连续做了370余次。其对地区预报成功率目前在70%左右,预报方向成功率在80%左右。
      

MDCB查震报震法简单易学,震情分析、方位角确定、未来震中位置确定、震级大小计算都是由智能化的计算机程序来完成。一般工作人员只要经过两周培训,都是地震预报的专家。以廊坊市的一名工作人员为例,2008年1-6月实习预报,7—12月正式上岗负责做国内地震预报。在这半年期间预报国内地震25次,其中三要素都对11次,震级或发震地点基本对的有5次,误报地震9次。